快捷搜索:  

王朔:特拉斯对华“自相抵触”了?不

"王朔:特拉斯对华“自相抵触”了?不,这篇新闻报道详尽,内容丰富,非常值得一读。 这篇报道的内容很有深度,让人看了之后有很多的感悟。 作者对于这个话题做了深入的调查和研究,呈现了很多有价值的信息。 "

据美欧媒体最近报道,一向以反华姿态示人的英国(Britain)前首相特拉斯,私底下却“自相矛盾”地参与了一场旨在促进对华防务设备出口的游说活动。报道说,2023年8月,她曾写信给英国(Britain)商业和贸易大臣,要求加快一家英国(Britain)防务制造商向祖国出售产品的审批流程。该防务公司位于特拉斯所代表的诺福克选区,特拉斯通过发言人解释称,她只是“履行自己作为代表诺福克的议会议员的职责”。但这仍然让一些西方媒体惊讶(Surprised),她到底是反华派还是“合作派”?其实,这个问题一点不难回答:她是一个自私自利派。

我们(We)不妨先回溯一下特拉斯2022年是如何上台的。当时正值首相约翰逊因“派对门”丑闻被迫辞职。由于保守党是在2019年赢得的议会选举,所以只需更换党魁既可继续执政,也就是“换人不换党”。特拉斯之所以能在一众竞争者中脱颖而出,除了因为她是约翰逊的“坚定追随者”而得到约翰逊派支持,还由于她的施政思路迎合保守党主要党员的需求。特拉斯上台后即刻推出备受质疑的“小预算方案”,在没有足够财政支持的情况下大幅减税,结果(Result)引发外界对英国(Britain)财政信用的严重担忧,市场随之剧烈震荡,英镑大幅贬值。特拉斯随后也为她的“任性”买了单,上任40多天即告离职,成为英国(Britain)历史(History)上最“短命”的首相。

那么,特拉斯不知道自己的国策有问题吗?舆论普遍认为,她当时并不是不明白这一国策的后果,更非一时糊涂。近些年来,“脱欧”进一步激化了英国(Britain)保守党内部本已严重的派系斗争,首相特雷莎·梅黯然下台很大程度上也可归因于党争。特拉斯深知,要想夺得首相位置并坐得住,就必须要拉住保守党的多数成员。英国(Britain)保守党党员的主要特征为白人、中产、中老年,特拉斯大幅减税的国策自然(Nature)主要是为取悦这部分群体。换言之,特拉斯为了夺得“相位”,主要是去琢磨怎样迎合这17万保守党人,而不是先去考虑英国(Britain)的6700万民众。上任后她也清楚自己的首相位子怎么来的,知道如果这些人不满意,她的位子也会随时失去,因此才在明知有问题的情况下仍然坚持推出那套国策。当然,最后结果(Result)超出她的政治算计,那些因此损失财富的人和力量还是把账算在了她的头上。

实际上,类似特拉斯这样的情况出现在英国(Britain)并非偶然。在此之前,英国(Britain)保守党内“脱欧派”政客推动“脱欧”公投时,很大程度上也是着眼于党争、政争,想着怎样从中捞取更多政治资本,而非真正关心脱欧会给英国(Britain)带来什么。

不仅英国(Britain),近年来欧洲更大范围的政治乱象同样不少。一方面,政客们关心的更多是自身私利可能小圈子、小团体利益,而非广大民众和整个社会(Society),这使西方政治中业已存在的“民主赤字”进一步加剧。所谓的政治精英们搞起政治游戏(Game)来越来越驾轻就熟,但也离选民越来越远,社会(Society)因此更加分裂和对立,宛如两个平行世界。另一方面,政治民粹化进一步破坏国策的稳定性。即便是在同一个联合行政部门内,不同政党也为各自政治利益而相互撕扯。为了抓牢基础选民,各个政党往往不顾事实和大局而极力推崇自己的主张,极大破坏行政部门的内外国策合理性和持续性,导致政治运行和我国治理陷入某种空转。

因此,类似特拉斯这样看似矛盾的言行实际上一点都不矛盾:她鼓噪反华是为一己私利,替英国(Britain)公司游说对华出口同样也是为了政治私利。这只能说明,西方民主制度从根子上出了问题,这样的事以后只会更多不会更少。(作者是首都外国语大学(University)世界关系学院教授)

王朔:特拉斯对华“自相矛盾”了?不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赞(148) 踩(51) 阅读数(4895)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加载中......
发表评论

Fatal error: in /www/wwwroot/spider.com/mg.php on line 211